• 征收論文
    •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征收資訊 > 征收論文
      • 山東“告贏省政府”村民:法治社會占理就能贏
      • 發布者:余為軍  來源:網絡  時間:2017/1/12 21:24:43         字體:[  ] [打印] [關閉]
      • 分享到:
      • 關鍵字:2017-1-12 認為遭遇不公正對待,2016年5月,張洋等11名來自疃里鎮西湯、劉廟兩村女性村民起訴濟寧市政府和山東省政府,要求廢除“濟寧經開區房屋征收補償方案”中“出嫁女不參與分房”的內容。
      • 山東“告贏省政府”村民:法治社會占理就能贏


          “我不管是省政府還是市政府,錯了我就要告他,我不害怕。”


          1月8日,山東濟寧經開區的“女兒戶”張洋(化名)向“北京時間”(微信號:btime007)談起自己的案子,語氣堅定。


          三天前,她和另外10名女性村民因為一起民事訴訟,告贏山東省政府和濟寧市政府,引起輿論熱議。


          張洋告訴“北京時間”,2011年離婚后,她把戶口從前夫處遷回了老家濟寧經開區疃里鎮劉廟村,可2016年村里拆遷時,安置方案中卻規定“出嫁女”無權參與分房。


          認為遭遇不公正對待,2016年5月,張洋等11名來自疃里鎮西湯、劉廟兩村女性村民起訴濟寧市政府和山東省政府,要求廢除“濟寧經開區房屋征收補償方案”中“出嫁女不參與分房”的內容。


          8個月后的2017年1月5日,她們的律師收到了一審判決,濟寧市政府和山東省政府均敗訴,濟寧市中院判決撤銷市政府關于“出嫁女不參與分房”的內容和省政府的行政復議決定書。


          勝訴后,張洋開始焦急等待拆遷辦落實法院判決。她告訴“北京時間”,除了房子,其他村民能夠拿到的安置費和征地補償款,她們也應該拿到。如果村里拒絕提供,她們可能還會繼續上訴。


          “拆遷辦來了幾十人威脅要強拆”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(微信號:btime007):法院判決撤銷的具體內容是什么?


          張洋:去年3月,濟寧市政府制訂了《濟寧經濟技術開發區房屋征收補償安置辦法》,對疃里鎮杠子劉、東湯、西湯等村房屋征收并補償安置。安置辦法中,出嫁外村(外地)在本村未銷戶的出嫁女及其子女不參與分房。山東省政府于6月15日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,維持了濟寧市政府制訂的補償方案。今年1月,濟寧市中院判決撤銷這兩部分內容。


        被拆前的西湯村 圖/北京時間被拆前的西湯村 圖/北京時間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拆遷方案是什么時候出來的?


          張洋:濟寧開發區以農村改造的名義拆除了我們和周邊的三個村子。3月初,沒有開會討論,也沒有提前通知,拆遷辦就在村里貼了拆遷公告,說村子很快就要拆遷,安置方案是每人40平米,還有5元/月/平米的安置費。里面還提到,“出嫁外村(外地)在本村未銷戶的出嫁女及其子女不參與分房”。


          當時不少像我這樣的“女兒戶”反對,過了沒幾天,那個公告就不見了。大概半個月后,村委會和拆遷辦的人就挨家挨戶說讓大家準備搬家,有工人也開始進門量房屋面積。3月底就動工拆除了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當時你簽拆遷協議了嗎?


          張洋:之前沒有簽,是在拆遷當天簽署的協議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有沒有村民不愿意搬遷?


          張洋:一開始很多村民不滿意,包括我們這些“出嫁女”。但村里說了,先搬走的有獎勵,之后還能先選房子。并且我聽說當時拆遷辦來了幾十號人,說不簽協議的就強拆,家里的東西就不讓拿走了。農村人都比較老實,也稀罕家里那些物件,一聽這個就陸續都簽了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對于這個拆遷方案,你怎么看?


          張洋:肯定是不公平的,明顯歧視我們女人。像我是離婚后戶口遷回來的,還有十幾個是結婚了戶口沒遷走的,我們戶口在村里,這些年村里修路、修管道讓捐款,每次幾百塊錢,我們一次也沒少交過。憑什么分房子就沒我們的了。


          最近幾年濟寧農村拆遷的也不少,別的村子是有“出嫁女”能拿到房子的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對于出嫁女不參與分房,村里、拆遷辦給過解釋嗎?


          張洋:村里一開始說把我們的名字都報上去了,拆遷辦說不給,他們也沒有辦法。我去拆遷辦問過很多次,一開始說讓等等,他們商量一下,后來就直接沒說法了,也不給任何解釋。


          “法治社會占理就應該告”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(微信號:btime007):怎么想到去找省政府?


          張洋:最初村里其他人去過市政府,但也不給解決。我當時也沒抱什么希望就沒去,我覺得去上訪就是被轟出來,還可能被抓,他們也不會給你說話。


          去年5月份,我們向省政府申請了行政復議,6月收到了行政復議決定書,里面說政策沒問題,維持原有政策。


          當時覺得再找下去沒什么希望,我就決定起訴了,用法律保護自己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民告官的勝率并不高,你們告的還是省政府,想到會贏嗎?


          張洋:我一直覺得希望很大。一方面,我知道濟寧別的村子拆遷,出嫁女是能拿到房子的,別人能拿到我也能。再一個現在是法治社會,法院、政府都是講法的,這事情我占理我就應該告他們,也肯定能贏。再說我針對的是這個政策,又不是市政府、省政府,也沒什么好怕的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拆遷涉及的“出嫁女”有多少?對于起訴意見統一嗎?


          張洋:我知道的大概有三十多人吧。大家心還是比較齊的,都覺得只要打贏官司,無論花多少錢,用多少時間都可以。


          一開始是打算所有人一起起訴的,可律師說沒有必要,西湯村的十個人先起訴,贏了大家應該都能拿到房子,要是拆遷辦不給,剩下的再接著起訴。我是離婚戶口遷回,和她們情況不一樣,所以我也跟著起訴,總共是十一個人。雖然沒有都起訴,但大家的心態是一致的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判決書中,法院對這份拆遷方案的認定是程序不正當(沒有經過村民討論),而沒有提違反男女平等的原則。對于這個認定,你怎么看,有擔心么?


          張洋:庭審的時候是有提到男女平等的,判決書只說程序不正當,我就不太懂了。難道法院是考慮程序錯誤性質較輕,不會讓政府太難堪?


          其實我也想過,就算真的經過村民會議討論認定我不該拿房子,我也不能接受。我戶口在村里,這些年該交的錢一分沒少,如果不給房子他們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。


          “如果不順利應該還會起訴”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(微信號:btime007):你們起訴之后,村里、拆遷辦有什么反應?


          張洋:沒任何反應。起訴之后我還專門問過村里,他們說拆遷辦還是不給。我說你們不給我可起訴了,他說那你起訴吧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現在村民對你們起訴是什么態度呢?


          張洋:都比較支持或者中立吧。因為無論我能不能拿到房子,他們拿到的40平又不會多也不會少,他們沒必要反對我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在你們當地,重男輕女現象普遍么?


          張洋:還是很普遍的,生個男孩家里都高興得不得了,生女孩就不高興了。我們村子以前都比較窮,女孩子讀個小學初中就去打工,供男孩子讀書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除了分房,還遇到過什么重男輕女的事情嗎?



          張洋:我自己生的女兒,在婆家遭遇過委屈。當時我女兒出生那會兒,婆婆態度就特別不好。那時候在醫院,尿布也不給洗,也不管我,待了幾天就自己回家了。


          后來回家做月子,就在婆婆家待了一周,她也不怎么管我,讓我睡在一個葦子床上。孩子更是一天都沒看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現在已經勝訴了,近期有什么打算?


          張洋:先等十五天看看對方會不會上訴吧,如果不起訴,我們就拿判決書去拆遷辦要求分房子。確定好了房子,我們還會繼續討要安置費和征地費用,如果不順利應該還會起訴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:告贏政府,對你未來生活有什么影響?


          張洋:如果順利分到房子,我會租出去或者賣掉,讓自己和女兒過得好點。雖然我只是個普通老百姓,但我相信“男女平等”不能只是口號,法院、政府都是講法的,政策不對就應該起訴,也肯定會贏。這次的勝訴也讓我更加有信心。以后,再遇到不公的時候,我會更多選擇法律途徑。


          北京時間原創 劉亞洲


双色球35选期体彩